sxskw引人入胜的小說 古玩之先聲奪人 起點-第三百零六章 彭大鬍子的麻煩推薦-zl1j8

古玩之先聲奪人
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
这件嘉靖五彩瑞兽纹盖罐,做工等方面都非常精美,属于嘉靖五彩的代表器,市场价值不菲,哪怕私下交易,卖个四五百万也不成问题,因此,预支五十万虽然不合盛宇的规章制度,但细究起来到没多少问题。
但这一切都是在瓷器没有问题的情况下,东西有问题,那就有些麻烦了。而且要是这件事情传出去,对盛宇的声誉也有一定的损失。堂堂拍卖公司,居然被人薅了羊毛,业内人士听了估计要笑掉大牙。
于是,赫兴言连忙联系了彭大胡子和诸老,两人得知此后,也都非常惊讶,纷纷表示马上就赶过来。
正在赫兴言打电话的时候,彭国栋来到赵琦跟前,客气地说道:“赵老师,刚才我跟王老师通过电话,他也想让你帮忙看看。”
赵琦对彭国栋的锲而不舍感到诧异,他干脆就直截了当地问了出来,为什么要让他鉴定?
彭国栋很和气地解释了原因,原来他跟苏良才的关系不错,前段时间,去沪上拜访过苏良才,期间提起了赵琦,苏良才对赵琦的书法水平大为赞赏,还让彭国栋欣赏了之前赵琦留下的字。彭国栋见了之后也大为惊叹,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最強皇帝
今天,正好有一幅轶名的行书作品彭国栋鉴定,他一时不能决断,又正好遇到赵琦,所以才想着请赵琦帮忙。
得知是这么回事,赵琦也就笑着答应下来。
正好彭大胡子他们还要一会再到,俩人便先去鉴定那幅书法作品。
仙旅奇緣
这幅书法为行书李白《送杨山人归嵩山》,保存的确实不好,卷轴上虫眼、霉斑多见,底部还被人撕掉了一块,正好把落款给撕掉了,差点就破坏了正文。
赵琦仔细观察,先看了纸张和装裱,再一个个字看过去,片刻后,他有了决断:“彭老师,你的判断是哪位作者?”
彭国栋回道:“我认为以字的整体风格来判断,作者是郑板桥的可能性非常大,但它并不是原装老裱,纸张看起来也有些问题,我不能肯定。”
彭国的这个观点,赵琦一点都不感到意外,因为郑板桥的书法特征太过明显了。
冷梟的專屬寶貝 夜未晚
郑板桥早年习书欧阳询,练就了非常扎实的基本功。后摒弃了时代盛行的馆阁体的俗与媚,夺得了世人口中的怪,“六分半书”自成一家,以汉八分杂入楷、行、草,独创的“板桥体”古意浓厚,又能与他的绘画融为一体,堪称一绝。
很多书法爱好者十分喜爱郑板桥的书法,有的人甚至几十年模仿郑板桥这种怪异的书法风格。但成功者一个也没有。
因此,只要有些鉴赏水平的书法爱好者,不难分辨郑板桥书法的真伪。
不过,眼前这幅书法的鉴定难点并不在书法本身。
赵琦先说了自己的判断:“这幅书法我认为是他晚年的书法作品,有着鲜明的板桥特征。结体左低右高,字形内敛,用笔疏朗豪放,线条遒劲有力,枯湿浓淡一气呵成,气韵极佳。扁、瘦、方、圆相得益彰,穿插错落有致,极具绘画般的节奏与律动,是一件极具灵性的佳作。
那么,为什么它不是原装老裱,另外纸张摸起来也有问题呢?我的判断是,有人做了揭二层的缘故,这一点,从作品纸张有些地方厚,有些地方薄,以及人工痕迹比较明显等一些特征,可以看得出来。”
揭二层这门工艺听着简单,但通过理论和实践经验的总结说明,厚薄不同的宣纸的作品,“揭二层”的最终结果是不同的,严重的会损坏原作。因此,对“揭二层”的书画作品要进行实体分析、研究,最后才做出决定。
而这幅作品的原主很可能是因为听说了揭二层这门作伪手艺,起了贪念,于是对这幅作品动起了手脚,结果失败了,对作品造成了一定的损伤。
彭国栋想了想,又观察了一番,认为赵琦所说确实有道理,对赵琦大加称赞。
赵琦谦虚地笑了笑。
絕世王妃:坑娘萌寶妖孽爹
接下来,两人又探讨了一些书法方面的话题,赵琦的博学又让彭国栋非常佩服,难怪苏良才会那么称赞赵琦,他的水平确实实至名归。
彭大胡子先到公司,到了之后,就心急火燎地找到赵琦,询问是怎么回事。
彭大胡子的态度,让赵琦颇为诧异,最多不过损失五十万而已,彭大胡子干嘛这么紧张?彭大胡子不主动说,他也不方面多问,便说道:“要不等鲁老来了,一起说?”
彭大胡子也意识到自己太心急了,克制了一下情绪,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。
大家又等了两三分钟,诸老就到了。
见人都到齐了,赵琦向诸老看去,诸老说:“你尽管说,看错了就要立正挨打,我这张老脸没什么好顾及的。”
“那我讲讲这件嘉靖五彩的问题,有什么不对之处,还请您老斧正。”
平民逆袭记 冰在心
赵琦客气了一番,接着说道:“我发现的问题一共有两处,一是纹饰,众所周知,嘉靖时期纹饰采用双线勾勒填色***廓线条较硬,如用硬笔所绘,由于早期回青料晕散现象严重,青花填色往往溢出线外。
这一时期器物纹饰画风稚拙,如孩童所绘一般;纹饰已趋繁缛,画面缺乏层次;人物、动物、植物常常比例失调,婴戏纹中的孩童头大如斗;麒麟瑞兽老态龙钟。然而,这件瓷器乍看没有问题,细看却能发现,有些地方意外的规整,有些不太符合使用回青料的特征。”
说话时,赵琦指出了他认为有问题的地方,接着又说道:“嘉靖五彩之中,有个比较重要却常常被人忽略的色彩,那就是紫色,艳丽的紫色通常用作于山石和树干的纹饰。但这抹紫色在整体呈中还是或有或无,图案用笔可以说细致,但是细腻程度却有待加强。
而这件瓷器上的紫色,却超出了嘉靖时期的技术特点,以当时的水平,应该是做不到这么细腻的。”
诸老拿着放大镜,仔细地看着赵琦指出问题的地方,片刻后,他叹了一口气:“是我错了,那五十万就算我的吧。”
彭大胡子急忙说道:“诸老,无规矩不成方圆,咱们按公司的规章制度办事,您这样,让其他人就不好做了。”
鉴定古玩,谁都不能保证,自己一定没有出错的时候,就像赵琦,如果不是他这两个多月,在陶述那里接触了许多瓷器方面的知识,他也不能保证自己一定能看出这两处问题。
作为拍卖公司,自然也会考虑这方面的问题,不能说,一但出错,把损失都让员工来承受,如果这么做,还有几个人敢外出征集?
当然,出了错肯定也是要受到惩罚的,轻重与否,按照不同情况划分。像这件嘉靖五彩,虽然是诸老最终决定,但并不只是他的问题,比如说,提前支取,显然不符合公司的规定,是由彭大胡子拍板的,这一板子肯定要打在他的身上。
既然确定了东西有问题,自然要联系卖家,然而,赫兴言打了电话,却发现对方的电话已经停机了,至于是欠费了还是其他原因导致的,不得而知。
但现在东西有问题,电话停机这个问题的出现,更让大家觉得对方是骗子。
于是,彭大胡子立马派人去卖主家看看,人是不是还在。
这个问题先放到一边,另外一件赵琦认为有问题的瓷器,到没有发生波澜,诸老看过之后,认为只是工艺缺陷,相当于是不太严重的次品,赵琦和诸老探讨了一会,认为诸老的看法是正确的,毕竟赵琦不是神仙,不可能面面俱到,他的学识和眼力也是随着时间慢慢增长的。
彭大胡子看到天色晚了,邀请大家吃晚饭,大家都答应了,期间诸老跟赵琦做了不少交流,双方都收获良多。
傾國傾城 秦受吃白菜
晚饭后,彭大胡子让人把诸老送回去,把赵琦叫到身边:“老弟,这次老哥我可能又有麻烦啦!”
“怎么回事?”赵琦之前就注意到,彭大胡子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,应该跟嘉靖五彩的卖主有关。
彭大胡子苦笑道:“相信你应该奇怪,我怎么答应对方预支五十万,其实是他手里还有一件瓷器,被我便宜买下来,送给一位长辈了。也怪我马虎,那件没有让诸老鉴定,现在看来,很可能也有问题!”
这番话并没有出乎赵琦所料,至于说长辈谁,他就不猜了,他说:“这事应该不难解决吧,如果确定有问题,大不了陪钱,或者换一件类似的不就行了?”
“关键他非常喜欢那件瓷器,为此,还帮我办了一件事情,如果他知道东西有问题,肯定会怪罪到我头上的。”彭大胡子一脸的懊恼,早知道就不送了。
一旦涉及到感情因素,确实有些麻烦了,指出来吧,对方觉得膈应,如果不指出来,被他知道了,彭大胡子更加会倒霉。
彭大胡子又说道:“关键我现在担心这是有人给我设局,我那位长辈是在一位朋友那,看见过类似的东西,一直念念不忘,这件事情很可能并不止我一个人知道。”
赵琦也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小,他想了想,说道:“那只能快刀斩乱麻了,趁着还没事发,把事情揭出来。”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所以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“你说。”
“我想请你帮忙引荐一下你的大伯,他跟我那位长辈关系不错,由他居中说话,我也好少受点数落。”
赵琦多少有些意外,原本他还以为彭大胡子想让他找一件类似的东西,却没想到是这个请求。不过再一想,也很正常,彭大胡子要找类似的东西,路子多的是,不需要这么郑重地找他。
如果彭大胡子以前没搞过什么歪门邪道,赵琦到也可以把这件事情应承下来,但彭大胡子还有一层灰色的身份,他就有些犹豫了。
彭大胡子也知道赵琦的顾虑,又说:“你放心,你只要帮我引荐就行了,其他事情一概不用你管。”
赵琦考虑了一下,说要打个电话,随即走到一边,跟堂哥赵志新打了电话。赵志新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后,让赵琦稍等片刻,过了一会,让赵琦把手机给彭大胡子。
片刻后,赵琦从彭大胡子手里接过手机,赵志新告诉赵琦,让赵琦明天带彭大胡子去赵伟岭家,又聊了几句,便挂了电话。
赵琦收起手机,见彭大胡子表情放松了一些,他跟彭大胡子约好时间,就请了代驾,送他回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