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vusd超棒的都市言情 民國之遠東鉅商 愛下-6周淑芬還是周美麗看書-uvyxi

民國之遠東鉅商
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
女孩倒是心善,喊道:“喂,你要扛事啊,你有病是不是,这个歪比又不能打,小弟又烂,我撑几年找个混的好的男人,这钱就可以不要还了,你多什么事?”
然后又说:“你好好上你的学!乱插嘴,小心被砍。看你也是苦命人,这么多事。”
她还蛮心善的,问题是,我是苦命人?
韩奉武都想笑的时候,女孩继续逼逼叨叨:“你肯定是洋爹跑了,好不容易被妈妈带大,现在却出来装大佬。我说歪比,你别理他啊,你冲我来。你敢不敢和我赌,你砍我一刀,我砍你一刀,谁喊疼谁输,要是你输了,这个钱就不许再要。我先砍你。”
说完她就上去了。
————
同桌女神的福利 一千首情诗
歪比大惊:“你有病啊。”
他慌忙带人后撤。
韩奉武总算看出来了,歪比虽然是来要钱的,其实性子软,而且是不忍心对她真下手。
要不然一个小女孩哪里打的过这么多男人?
果然,歪比急眼道:“你就当可怜可怜我行不行?你有多少拿点出来,我特么好和上面交代啊。”
穿越之雙子名捕 顏如玉
然后他愤怒的道:“我出去收数,没有收不回的,就因为你老豆是我朋友,我帮你都垫了好多!结果你还以为我是烂人!”
“。。。。。”女孩似乎也知道情况,但她真没钱,于是耍赖:“那你为何不好事做到底!”
歪比都气疯了:“我这个月输了好多,哪里还有钱帮你垫。再说毕竟是你老豆欠的。。。”
“哪个堂口,坐堂是谁?”韩奉武忽然问。
歪比???女孩???
韩奉武懒得烦了,摸出手机:“喂,月生叔,我在。。。你安排些人来呢,对,有人要逼人还债,另外养老院系统似乎有些问题。好。”
那几个货听的开始以为他在鬼扯,但是看他样子又不像。
放下手机后韩奉武对目瞪口呆的一群人道:“都不要走啊,今天我们四四六六说清楚事情,是她欠的,我先帮忙还,是下套的你的大佬要完蛋,还有最重要的是养老院的事情,必须要和我说清楚。”
歪比直接懵逼:“大佬,你是边个啊?”
“家住太平山顶,韩家奉武。”韩奉武说完指挥同学:“先送温暖,歪比你们如果没事就不要跑,有事的话老老实实交代,我也会让月生叔的人不打你,还有你们几个不是有力气收账吗,来帮忙呀。”
寒帝傳 仕途之妖
混混们面面相觑后,歪比分析,这个人不像吹牛,莫非真是韩怀义的那个混血孙子?
他就嚷嚷:“你要做大佬可以,学生证给我看看。”
啪嗒,韩奉武将学生证丢去。
女孩抢先一步捡起,看完她将菜刀一丢,大叫:“歪比,你们大佬死定了!”
随即过来“搀扶”韩奉武:“哎呀,太子爷,您怎么能干活呢,你需要捏背敲腿的丫鬟不,我还可以帮你砍人呀。”
这丫头现实的却不令人厌恶。
韩奉武大笑起来问她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她叫野猫。”歪比插嘴,野猫回头就去抓他脸,气急败坏:“你才是野猫,我叫周淑芬!”
“你淑个屁啊。”歪比愤怒的说。
嫡女絕色:攝政王的小嬌妃
韩奉武深有同感的点头,是呢,还淑芬呢,鬼信。
野猫果然野,瞪着眼睛看来,但很快醒悟这个人不能惹,又那么帅,她就又露出笑容,挤来圈住韩奉武的胳膊,说:“太子爷,我很懂事的,只要你帮我解决了问题,我一定听你的话。”
網遊之領主威武
几个喜欢韩奉武的女生们都气坏了,都说她。
野猫心理素质却好:“太子爷还有个胳膊啊,你们喜欢你们上就是,我又不争的。”
这尼玛。。。
韩奉武要推开她,结果她又露出可怜兮兮的脸:“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。”
古灵精怪,没皮没脸,问题还好看。
尤其她那对挑起的眉,带着韩奉武没见过的一种市井里的倔强味道。
这时韩奉武看到她兜里证件,就去取出。
原来这野猫还是沙田中校的学生呢。
不过她其实不叫周淑芬,叫特么周美丽。
野猫还晓得不好意思,抱怨道:“我觉得我命里不缺美丽。。。老师说我性格太野,于是就给我起这个名字,结果做学生证时,那个白痴说什么你这么美丽应该就叫美丽,我把他脑袋打破了。”
韩奉武。。。
“我和那种白痴没什么的,我就喜欢太子爷这样又威又帅又有钱的!对了,我也有点混血呢,人家还叫我小犹太。”
韩奉武。。。你慢慢聊。
不多久十几辆车驶来。
萌妻来袭:总裁,请验货! 苏听雪
都是清一色的奔驰,福特等港岛市面上的靓车。
车牌更是666的飞起。
这群人是万墨林亲自带队来的。
因为是韩奉武打的电话啊。
车没到面前时,歪比等人已经怂了,都在想还好没搞事情,不然今儿骨灰都得洒在维港喂鱼。
“奉武啊。”
万墨林今年也68了,但他戒大烟后爱锻炼,也不饮酒,精神极好。
“林叔,还麻烦您亲自来啊。”韩奉武忙上前,结果野猫拖着他不放,跟着来。
万墨林哈哈大笑:“你有事我当然要来,你月生叔这会儿在忙婚礼,说要给你孟婶一个交代,一时半会来不了。”
然后他说:“哟,这丫头不错啊。”
“伯伯大吉大利。”野猫开始卖萌。
万墨林一愣,赶紧摸腰要掏钱,韩奉武头都大了:“你别搭理她,她不是我马子。”
“我不是呀,但是我是苦主,还是你丫鬟呀。”野猫猛舔道。
万墨林又一愣:“怎么回事?”
等他了解情况后,万墨林就说:“去把他大佬抓来问清楚,账是怎么做成三万的,冚家铲!输三万二年才要,分明是利滚利,本金也许才几百。”
他的经验丰富,事实也是如此。
滑稽的是,歪比大佬是他手下的手下的手下。
这就尴尬了。
万墨林摸着头说:“收了这丫头多少钱啊?”
歪比在边上哭了:“万爷,都是我贴的,因为我和她老豆是朋友,今天也是实在没钱贴了,才来要的。总共已经贴五千多了。”